The Clouds in Camarillo

佛系低产废物文力(-∞,2)
圈地自萌,死话唠超啰嗦,求生欲超强
归档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用用它
安定の亮厨,只写◆a,超缓更见谅
混乱邪恶型杂食,产什么看命
不想当什么太太,只想当小透明,满足我一下吧谢谢各位观众老爷

【二游间】弱虫

旧二游,亮仓亮无差,瞎起的标题被某位小饼干友好地diss了所以……我又重新瞎起了一个!以防万一解释一下……弱虫(よわむし)=胆小鬼√ 

玻璃渣

也许是个系列一,也许会有(薛定谔的平行世界线)系列二


(这里是知道你们不会点开但是仍然想贴出来试图传达些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的作业用BGM

——————————————— 


仓持和几个队友在校外那家常去的炸猪排饭店吃饱喝足后走出店门,习惯性地摸出手机查看各种吃饭期间落下的社交软件消息,却发现大部分时候沉静如无波湖水的青道高中棒球部群聊突然炸开了锅。瞬间划过的几百条消息吓了仓持一大跳,消息数量仍然在持续刷新中。

群聊沸腾的起因是藤原贵子的OB会提议。仓持往后翻了翻,完全是一呼百应。从刚步入社会的上一届前辈到还在象牙塔里的下一届后辈,几乎都对这次聚会充满兴致。念着大学的泽村吵着要让已经进入职棒好些年,休赛前刚刚得到机会在一军登板的御幸接他的球;去年在选秀会上拿到的某球队的第一指名,不久后就以代打身份为球队立功的结城表示要同时站在打席上检验一下泽村的进步程度,满满的斗志几乎要溢出屏幕;关强行拉着樋笠和麻生开始起哄,金丸和春市正给忽然就争了起来的降谷和泽村拉架……仓持翻着聊天记录看得笑出了声。群里冷不丁发起了一个投票,统计大家觉得方便聚会的时间段。

投票发起人:小凑亮介。

仓持停下了脚步。

他感觉自己仿佛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个名字了。高中一起搭档过的两位二垒手都选择了东京都市圈内的大学,而他孑然一身去了大阪,一如他当年只身一人前往东京。事到如今进入プロ的想法已经不会再浮现在他的脑海,也许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打打社会人棒球、让自己进入一场婚姻什么的才是他应该或者说是正在奋斗的人生路线。看上去和全日本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吧?不久的将来他就会披上黑色的西装,藏进黑压压的早晚高峰人群里谁也发现不了,像只混在族群中一同早出晚归混吃等死的乌鸦。

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在聊天中被提到了很多次。最早是泽村的一句“今天怎么没看到仓持前辈”,随后大家都开始了(前园发起的)“寻找仓持洋一”大作战,连亮介都插了一脚。不,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活动中他总会成为活跃分子。仓持贴图表示存活后毫不意外地遭到了一波集火,但和拥有革命友谊的一群人聊天,即使被集火也会感到愉快。


时间定在下周末。


是啊……又能再见到大家了。

大家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也许是新出的草莓味果汁甜腻得让人头晕,让他产生了广告词上写的那种怎么看都是在忽悠人的所谓恋爱的错觉。意识到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再也离不开小凑亮介,各种意义上。最近被他夸奖会加倍地开心,被他数落会加倍地沮丧,就算在练习之外能被他看上一眼,心脏都会猛地缩紧一下。尽管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仓持本人却乐在其中,享受着对方并不怎么外露的情绪带给自己的所有躁动。

幻觉吗?幻觉吧。


“春天到了啊……”

“是你陷入爱情了吧。”


御幸居然是第一个知道的。

“一个课间你提到他能有十次以上,这种关注程度早就超过搭档层面了吧。”

“没有,我那是……”半年以来一直特别尊敬他所以……?

果然是栽进去了?

“告白吗?”

“不了。”

不想因为这种原因毁掉他的夏天。他们能并肩站在同一片赛场上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夏天。



仓持仍然忍受着灾难般的情绪波动。练习或是比赛这样专注的时候还好,注意力一旦松懈,各种情绪就会铺天盖地地遮蔽他的视线、掩住他的口鼻,剥夺他所有的感官,并在窒息般的安静中,让小凑亮介展现在他面前的一切占据他的脑海。

可这终究只是一场无望的暗恋。

亮介隐退以后仓持肩负起了和前园一起协助御幸带领全队的责任,用自己的表现和决心,撑起监督和前后辈们的期待。

要去甲子园。带上他的那份一起。

亮介是备考生,不会像结城和丹波那样频繁地出现在球场,但只要他来,仓持就一定会注意到——亮介雷达敏感度max,甚至高过春市。御幸偶尔会在课间摆出某种意味深长的欠揍表情来捉弄仓持,但并没什么用,仓持手里也抓着他的小辫子。比如该捕手明明在球场上看起来各种能到不行却对青道投手阵某位吵死人的投手怀有某些无法言表的黏稠心思什么的。

但御幸比他更会掩饰,或者应该说是根本就拒绝和人分享自己的内心的大部分区域——这种技能在秋大赛末尾已经让全队都见识过一遍。以致于某位小投手到现在还能毫无知觉地邀约御幸投接球,而他连亮介毕业去了哪家企业都不敢当面询问。



胆小鬼。



“喂!仓持!愣着干嘛回去了啊!”

“啊……就来。”

“站路中间发什么呆呢?莫不是有了想追的女生哈哈哈哈!”

“对——有想追的人——”仓持拖着嗓子棒读。


说不想追绝对是骗人的。但他们有勇气面对来自各方的异样眼光吗?

仓持的理智告诉他应该选择不要去考验人性。但心脏却不停往外泵着带有剧烈酸味的液体,激得他几乎要掉下泪来。





“仓持前辈这边这边!”泽村大老远看见他就开始大幅度地挥手。

“变壮实了嘛仓持。”增子和高中在役时其实没有太大变化,经历了隐退后的圆润时期,在大学重新捡起棒球的他又开始了锻炼和饮食控制,兜了一圈,晃眼一看还是四年前的青道五棒。

“泽村你小子是不是长高了啊呀哈!”仓持突然特别开心,几乎是蹦上前去勒住了泽村的脖子,另一边又应着增子的问候,“增子さん最近怎么样?有在打社会人棒球吗?”

“呜呣,你呢?要毕业了吧,准备怎么办?”

“我……”

“又在欺负泽村了?”有人在不远处打断了他。

仓持闻言脊背一僵。

啊……他真的来了,一切的他因为太忙或者生病或者随便什么理由来不了的妄想全部宣告破灭。仓持必须面对这个让他心底火山喷发表面还要风平浪静的,他尊敬的前辈、他的暗恋对象。

“亮さん!好久不见!”他整理出一副开朗的笑脸回过头去。

“呀,仓持。精神不错嘛。”亮介和煦的笑容和柔和的嗓音一如既往。

“亮さん……总觉得气场有点不一样了?”预想当中的尴尬冷场并没有降临,思绪整理完善之前话语就已经脱口而出,仿佛没再打过照面的四年岁月从未存在。

“诶,有吗?哪里不一样了说来听听。”亮介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但站在他身边的所有人瞬间噤若寒蝉。

出现啦——答不对,不,答什么都会给你一个手刀的表情。

仓持张了张嘴,心里已经做好了头顶被大力敲打的觉悟,然而他没能得到机会开口,头更没机会遭接下来的罪。

先是结城伊佐敷和藤原,再是川上前园中田和白州,接下来是楠木和门田,然后是御幸,紧跟着的还有降谷樋笠木岛坂井远藤金丸东条……前辈同届后辈接踵而至,亮介原本完全放在他身上的注意力就这样被无情打散。

一棒,游击手仓持君,内野滚地球,死在一垒垒包前。

他安静地跟在亮介身后朝居酒屋走去,在众人视线的空隙处悄悄仰起头,舒了一口气。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他成功守住了亮介身边的位置没有被木岛抢先,亮介的另一边当然是笑起来越来越像他哥的春市同学。

仓持没有刻意加入桌上任何一处团体的聊天,只是在被叫到的时候应上几句,其余时间全都在埋头苦吃。只要抬头,余光里就会出现亮介的影子。

仓持后悔挑这个位置坐了,他感觉自己应该选个远一点的地方,保证自己的视线能完美地被旁边的人群挡住,让他忘记小凑亮介也来了这场聚会的现实。想和他说话又害怕自己当场去世,他就坐在隔壁视线却一次都没有光顾这边……

仓持感觉自己快吐了。


“什么时候回大阪?”席间一直忙碌的亮介终于抽出身来单独向他搭话,“一直都没怎么讲话,这样发呆可不像你啊仓持。”

“明天就……回去。”仓持放下筷子回过头去,却发现对方正盯着他看。声音太过温柔,视线太过专注。脑内的警报猛地拉响,仓持故作平稳地移开视线,短短几个音节的一句话被他生生掐成两截。

“这么着急?”

“嗯……学校还有点事情所以……”

“工作定下来了?还是在那边?”

“不,回千叶……亮さん呢?”

“现在知道问了?”

“……”仓持想要夹菜的筷子被他并拢戳穿了碗底的萝卜,汁水缓缓渗了出来。

“在横滨哦。”亮介观察着仓持的表情,忽然笑出了声,“绷那么紧干什么,我有那么可怕?”


有…………各种意义上。

不过如果没有喜欢你的话,现在也许能大笑着拿起酒杯揽过你的肩、头也靠在一起吧。

不远的将来我会隔着半个东京湾,祈祷你不要知道我对你的想法,我们还是那年都内最强的铁壁二游间。


“亮さん等会怎么办,看他们好像准备去卡拉OK的样子?”只是普通聊天的话……把你当作某天便利店碰见随便就聊起天来的路人的话……

“我?等会直接回去了。明天要去加班。”

“社会人真辛苦啊……”

“过不了多久你也要一起来见识地狱了呢。等下一起去车站吧?”

“诶……?好……”

“很勉强啊?”

“没有没有,亮さん又在开玩笑了。”


去续摊的人并不多。大家都不再是不打球就有大把闲暇的少年,聚会只能短暂让人忘记他们早已各奔东西的现实,但并不能改变它。


仓持的酒店在东京站附近,而亮介要去新宿换乘回户冢。两人并肩走在春寒料峭的东京街头,没有人开口。到车站的路太短了,甚至都不够让他鼓起勇气去拉身边人的手,然而现在离进站口还有几步远,仓持没放进兜里的手却不经意间碰到了亮介同样冰冷的指关节。

大脑忽然一片空白。

所以一味等待是不会有结果的啊……

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过了这个札口,可能就再也不会见面了。/还有机会再见吗?


所以说出来吧。



“仓持。”亮介在札口前叫住了他。想说的话含在嘴里转了一圈,最终又咽回了肚子里,任胃酸再次把它腐蚀的稀烂。


“没什么,一路顺风。”

“亮さん也是……下次再见。”




就像飓风过境,惊心动魄又带来灾难,但总会过去的。

总是会过去的。


我不会再回头看你了。



END


-------------------------------------------------

发现网易云的歌单贴出来之后手机端点进去听很不方便,有没有哪个别的软件直接贴歌单手机上也能比较容易直接LFT点开听的?请务必告诉我蟹蟹!!(不过这几首歌版权居然只有网易云有这就比较难受了)


小凑亮介真是太难写了!但是不妨碍我爱他!!【痴汉发言

评论(14)
热度(18)
2018-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