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uds in Camarillo

ヒーロー見参!ヒーロー見参!ヒーロー見参!

【御泽御】大好きな物は?

荣纯生快!!!感谢这位在不顺心的时候鼓舞我给我力量的小天使出现在这个世界。

越写越觉得这篇cp应该是无差所以诚实地标注了,不过正反倾向不影响阅读所以自由心证吧。反正没有太亲密的描写= =【明明是你废物好吧

至今为止卡得最厉害修得最艰难的一篇没有之一,修出来的效果也不完全满意,本来想写甜文结果出来又成了白开水。难过极了。先为自己低下的产出质量和效率道歉orz感谢各位的阅读,也非常想知道大家的意见_(:з」∠)_

BGM姑且用这个吧→⚾️

----------------------------------------------------------


大好きな物は?


“呐,御幸君的话知道泽村君喜欢些什么样的东西么?吃的也好……别的也行?“刚下课正在收拾书本的御幸被某位同班的女生堵住了去路。御幸无意识流露出的防备眼神似乎把女生搞得有些不自在,她局促地摆了摆手迅速解释道,”那个……你看,这不是快到他的生日了吗,泽村君特别可爱,忍不住想送他生日礼物呢。”

啊……记得她好像挺关注泽村的。

“为什么会来问我?”御幸扫过她的长相后稍微回忆了一下,她似乎偶尔会在投球练习的时候出现在牛棚附近观望,不过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困扰也就没太在意。

“这个嘛……御幸君和泽村君不是投捕搭档吗?投手的事……捕手总是知道的对吧?”


喜欢的东西啊……

整天在泽村面前表现得仿佛什么都知道的御幸一也有点被问住了。


扪心自问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了解和他搭档过的每一个投手,棒球层面的。小学或是青少棒时期的队友也好,青道时期的投手阵也好,甚至是现在大学棒球队的几乎每一位投手,都在他脑海深处留下了印记。他记得他们的风格、球种、场上场下的各种习惯——谁总是忘记护理指甲,谁会一兴奋就忘我地跟打者对决需要时刻提醒,谁对好听的话比较受用而谁又比较需要用狠话去鞭策……棒球有关的所有东西,一样不落。更别说是搭档关系从青道延续到大学的泽村荣纯。以那家伙令人头疼的程度,在御幸一也的投手了解程度排行榜(并没有这种排行)上除了他以外根本没有人敢再称第一。

关节很柔软体力也不错;精神力超强;能投各种让打者措手不及的变化球;比起在边边角角兜圈更乐意直接投进好球带一决胜负;明明是个笨蛋对投球的细节却总是异常在意;打击虽然经过练习有了好转,但是除了短打以外仍然还是差得远,不过现在慢慢引入固定代打倒也没什么影响;守备的话也还算能看……一定要数泽村棒球上的各种特点他能讲一晚上。


但是棒球以外呢?


讨厌纳豆,爱看少女漫画,在意朋友,听说在老家的时候喜欢钓鱼和看相扑比赛,将棋下得不错……


还有什么?

不是说很了解吗,赶紧再说出点什么证明这一点啊!


“抱歉,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在棒球以外还喜欢什么别的东西。少女漫画也许不错……不过不清楚他最近在看哪些。”御幸这样说着,心情无比复杂。女生闻言也露出稍有些失望的神色,谢过他后快步离开了教室。


真差劲,这种回答根本就是直接被接杀的一垒平飞球。

明明是交往对象,这样又算怎么回事,不是她刚才提起,甚至都忘了泽村快要过生日这回事。

一直笨蛋笨蛋地叫,事实上到底谁才是棒球笨蛋啊。

而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就连交往这件事本身也变得莫名其妙起来。


“喂喂御幸前辈!收拾东西的手停下来了哦!训练要迟到了哦!”

啊,是笨蛋。不对,在这么正正好的时间里把我从奇怪的循环里拉出来,这是天使。

“御幸前辈,御幸,御幸一也,四眼女房役!!”

“是是是听到了!笨——蛋!”

“不能因为这周我们常规赛轮空就掉以轻心啊御幸前辈!偷懒是不对的!所以今天多接我的球吧三十球怎么样?”

“太多了,五球。”

“怎么一下少掉这么多?!不对御幸前辈你同意了!十五球吧就十五球!”

“不行,周四的练习赛安排了你登板,疲劳过度发挥不出状态怎么行?十球不能再多了。”

“知……知道啦!说起来啊御幸前辈,晚上训练完他们说出去聚会,好像是庆祝武藤前辈找到工作?一起去吧御幸前辈?”

“……啊……嗯。”


明明是个笨蛋为什么笑起来这么可爱呢。


虽然早就料到了,不过聚会果然很无聊。御幸抱着喝空的果汁杯往角落一瘫,看着不远处的泽村跟一群前辈后辈打着桌游玩作一团。寒暄的话之前已经说过,现在他给自己的任务就是等泽村玩够或者在差不多的时间直接把他拖回寮里睡觉。


所以啊……到底是恋人,还是女房役,还是监护人?自己当时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想他表白的呢。

他又为什么会答应呢。

难道真的全都只是棒球的副产品?


如果是高中时候的他,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产生这么多的自我怀疑。他的世界里只有棒球。他本就拥有过人的才能,只要努力练习就一定可以拿出好的成果,但感情的事似乎并不能跟他的棒球哲学直接划等号。那泽村呢?泽村其实是个让他困惑的存在。从前也许不是,但自从陷入感情,御幸反而越发感到迷茫。

泽村对他来说是什么?从前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宝贵的左投、队伍重要的战力、点燃他甚至整个队伍的斗志的火星。那现在呢?恋人身份的追加到底给他或者他们带来了什么?到现在为止和泽村有关的一切几乎都和棒球紧密相连,他甚至快要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欢和泽村一起打球还是单纯喜欢关于这个笨蛋的所有事。




但是先告白的人是他。

泽村在高中最后的甲子园以后被选入了U18的投手阵容,在比赛中和本世代最强的捕手组成了投捕搭档,在世界的舞台上展现了自己的投球。御幸收到信息是决赛以后。短短几行字乘着电波,越过13小时的时差和一整片太平洋稳稳飞抵他的手边——

决赛首发拿到了胜投!虽然这边的捕手也很厉害……但果然还是想和御幸前辈一起投捕啊。在这样的舞台上。

之后讲台上的老师讲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进,本来就不算集中的精神直接被这么几句话撞成了烟雾融进空气中,轻飘飘地飞进了平流层,踩着南极的冰川状的云海想要去往发信人的身边。

怎样才能传达到呢?他的心情。藏在桌下的手不停地摁着手机,打了几个字又飞快删掉,如此反复。半小时过去,最终送出信息的只剩下三个字。


不错嘛。


什么啊。以后也继续做我的投手什么的这种话不可能说得出口的吧。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打算直接去挑战职棒还是会选择进学,听说选秀会那边也很关注泽村,好几所大学也派了球探找去青道接洽……虽然只要他开口应该就能知道他想要的信息,但是开口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说到底干嘛那么关注他?明明只是个笨蛋而已。



几个月后他在楼下的自贩机面前碰见了困扰他不少时候的笨蛋。

“哦哦哦御幸前辈!好久不见!”泽村穿着和以前一样的连帽卫衣举高了手臂冲他挥手,御幸有点恍神。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傍晚时分有些嘈杂的青心寮,他们还是满脑子想着要在甲子园出场的高校球儿,泽村降谷一人一边吵着要他接球,白州和仓持已经拿好了球棒,阿园吆喝着小凑弟弟去打击练习,山口和樋笠一行人则迅速占领器械室,阿边掏出笔记本盯着比赛录像,川上和小野组成投捕加练,奥村和浅田努力往嘴里塞进最后一碗饭菜,还有散落在各处默默挥棒的部员……梦想就在夕阳的那头,只要努力伸手就有够到的希望。

“精神一如既往地好嘛笨蛋。”他咧出一个自以为和以往没差的笑容。

“说谁笨蛋!”泽村果不其然炸了毛,像只被踩了尾巴后弓起脊背准备挠人的猫咪,“御幸一也你这家伙!”

“你小子,我好歹是你前辈好好说敬语啊!“御幸看了看泽村空空的双手和按钮没在闪烁的自贩机,”怎么,饮料卡住出不来了?”

“看……看起来好像就是这种情况。”

御幸闻言捏起拳头“梆”地锤了一下自贩机,泽村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得抖了抖。饮料骨碌碌滚到了出货口,御幸弯腰拿起易拉罐递了过去。

“给。”

“噢谢谢!可以的话御幸前辈等会可以接我的球吗?”

“行吧,20球。”

“诶——”


看,这不是一点没变嘛。


“交往吧泽村。跟我。”

“虽然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我觉得可以。”

“这么爽快?”

“是御幸前辈想接我的球了吧,果然我们一起创造的作品让你念念不忘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摆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脸,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啊……




所以就这样……总是会在有聚会的时候他总是会理所当然地被拖过来成为耀眼小投手的池面背景板。御幸无聊地扯了个哈欠,翻出手机看了看,过十点半了。再拖一会怕赶不上末班地铁,差不多该……

“我们走吧御幸前辈,回去了。”正想着,泽村就凑过来挤着他坐下,体温暖烘烘地焐热了他的手臂。

“玩够了?”御幸关掉手机屏幕站起来,“前辈那边打过招呼了吗?”

“啊还没有……”

“去讲啦!”

走的时候泽村顺了一个苹果,出门便塞到御幸怀里,美其名曰御幸前辈出来都没怎么吃东西不能饿着自己。御幸不用猜都知道他心里在打小算盘,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估计是想拖着自己干什么事。

“那个……御幸前辈,”泽村在他苹果啃到一半的时候开口,“这周末比赛轮空嘛,训练也不是一整天,我们一起去趟游乐园吧?”

“诶?”只是这样?御幸刚咬下来含着的果肉差点没掉出去,赶紧咔嚓咔嚓嚼碎了咽下去,“你没事吧为什么是游乐园?”

“……心血来潮!不行吗!”

“行……吧。”

“因为在一起之后都没有好好约会过,自贩机啊学校边的餐馆或者小公园什么的,太敷衍了。”昏黄路灯光下泽村的眼瞳里坠着明亮的光点,“即使我是接受告白的一方,也是想好好维护这段感情的!不要小瞧约会啊御幸前辈!”

出现啦……高转速干净利落的直球……初衷和表意之间没有落差,球速飞快地砸进捕手的心坎里。御幸没忍住弯起了嘴角,空着的右手稍稍探出去一些,飞快地抓住了泽村满是粗茧的左手,不等泽村挣扎就任手指溜进对方的指缝,紧紧扣住。

“周末人会很多,晨练过后就去吧。”




泽村其实从小没进过游乐园。长野的乡下,钓鱼捉虾都是小时候无比乐在其中的娱乐活动,年龄稍长后他便开始打棒球,和儿时的玩伴们一起。况且长野境内也并没有什么大型的游乐园。

他以为东京都土著御幸一也可能去过,但他猜错了。

“怎么可能来过啊我从小学就开始打棒球。”以上是御幸氏的发言。

御幸倒是蒙准了,泽村进了游乐园便如脱缰的野狗……呸,栓不住的活泼小柴犬一样蹦来跳去。他的小投手今天穿了一件明黄色的连帽衫和卡其色五分裤,脚上踩了一双款式有些夸张但是意外好看的球鞋;御幸垂眼瞅了瞅自己,第一次有了把自己身上随意抓出来的紫白格纹衬衫扔进垃圾桶的冲动。

“噢噢噢噢御幸前辈我们去坐过山车吧!”泽村突然拖住他的手腕奔向本园名产悬挂式过山车的队尾,兴奋得像第一次春游的小学生。

御幸站稳后听着过山车上由近到远再由远及近的惊叫一阵犯晕。他隐约感觉自己仿佛解锁了又一个不擅长的领域,正想跟泽村好歹打个商量争取一下跑路的机会,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随着上一波游客的离开座位空了出来,泽村不知道是怕他走丢还是怕他逃跑,一直没有松开他的手腕,直到他们不得不分开坐到并排的两个座位上。


啊……完蛋啦……


御幸晃晃腿,脚掌下什么都够不到的感觉加重了内心深处的不安。

“害怕的话要告诉我哦御幸前辈!”泽村的声音隔着一堆保护装置传了过来。

“……”没等御幸回话过山车就发动了,然后他安定地闭上了双眼。


看不见的话应该就不会怕了吧……


“SAWAMURAAAAAAAAAA——↘↗↘↗↘↗↘↗→↘↗→→→→!!!!!!!!!”

脸有点疼。

装作不害怕的计划完全失败,幸好泽村看不见他闭眼大叫的扭曲表情,不然不知道这家伙会拿这个嘲笑他多久。过山车停下来的时候他还没完全恢复神智,要不是泽村蹦下座位来把他捡走他可能会一不小心跟着再感受一趟。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御幸前辈这么不擅长高空刺激项目啊。”泽村接手了御幸抗争半天还纹丝不动的瓶子,轻松拧开后递回给他。

御幸接过水瓶喝了一口,面上笑容八风不动,捏着瓶身的手指却稍微有些脱力。

“很懂事嘛。”他抬手去揉泽村的脑袋,盘算着怎么悄悄把话题岔开。

“御幸前辈可以多表达一下自己嘛!不说出来别人怎么会知道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什么你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嘛。倒是你,生日要到了吧?想要什么礼物?”

泽村那头突然没了声响,没等御幸回头确认,他就已经三两步蹦上路边的花坛继续向前走,双臂张开成一字保持着平衡,看表情也许是在认真思索什么。然而御幸也只是瞅了他一眼,并没有去深究。

“为什么我就一定会知道御幸前辈的想法,御幸前辈却对我的想法一点也不清楚呢?”泽村停住脚步跳下花坛在御幸面前站定,盯着御幸的眼神异常认真。


“喜欢的歌是あとひとつ,纳豆以外的料理都喜欢,布丁什么的最喜欢了。比起猫更喜欢狗,最近在补的漫画是ラブコン*,刚买了新的护腕所以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礼物,东京很好但是最喜欢的地方还是长野,喜欢高空项目,最尊敬的选手是田中将大……”

“最喜欢的人是御幸前辈。”


两颗变化球后的漂亮直球。御幸一也选手,目送三振。

之前胡思乱想的东西到底都是些什么玩意,果然是最近训练太闲课业负担也太少。


“那礼物……”

“不用了!”

“可是这是……”

“不用!”

“生气了?”

“完全!没有!”

“这不就是生气了嘛……那这样吧。”

“诶什……”



说喜欢我的话……那就从亲吻开始,一点一点把我的全部都送给你吧。 




END

-------------------------------------

*:ラブ★コン,《恋爱情结》。灯灯推荐的巨好看的少女漫orz只看了动画,全部关西腔特别可爱,所有角色都很可爱,总之整部都很可爱!

评论(15)
热度(86)
201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