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uds in Camarillo

佛系低产废物文力(-∞,2)
圈地自萌,死话唠超啰嗦,求生欲超强
归档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用用它
安定の亮厨,只写◆a,超缓更见谅
混乱邪恶型杂食,产什么看命
不想当什么太太,只想当小透明,满足我一下吧谢谢各位观众老爷

【御泽】理智怪不配谈恋爱 04

大家好久不见( ̄▽ ̄)

本章御泽上线时间有点短,二游上线时间有点长,但是由于它说白了还是篇御泽,就没有打二游间tag【内心想要逼迫各位食用二游间无差【没错就是这样

本次更新特别鸣谢对我进行详细打击教学的海狸大大【鞠躬

还有一直陪伴和鞭策我的奶昔和灯灯orz

这一个月发生了好多事,能写出来真是太好了……

--------------------------------------------------------------

前文:03  02  01


04

仓持独自盘腿坐在矮桌前,双手在桌下死死绞作一团,目光游移躲闪,刻意让自己看向窗外而不去注意不远处流理台的方向。心跳无论如何也静不下来,盘着的双腿也跟着心跳频率抖来抖去去,然而仓持自己根本没察觉。

“怎么了?这么焦躁。我家榻榻米上有钉子么?”

仓持唰地回过头,还来不及小心做好表情管理的脸上飞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浅淡红晕。他的动作幅度有些大,矮桌被他的膝盖顶起来又猛地摔下,“咚”的一声闷响。

“啊……没有……”仓持的视线再次偏向亮介的脸以外的某个方位,下唇收进唇缝间,上下门牙一起死命刮扯几下干得翘起一点卷边的死皮,然而没能撕下来,“就是觉得有点稀奇,阿亮学长会邀我来你家……什么的……”

“什么啊,不是都说了饭做多了吃不掉。”亮介用脚尖把仓持弄歪的矮桌扶回原地才放下手里的碗碟,“春市也有聚会,难道你比较希望我叫增子来?”

“不是……”

“那御幸?”

“阿亮学长!”

“开玩笑的,増子的话我家会被吃垮。”亮介的笑容扩大了些,“快吃吧,要凉了。”



两人第一次打照面其实并不是在球场上。

三月末尾的日子,樱花还没完全开好便迎面遇上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气象台仿佛也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地在雨滴堪堪落下时才修改了发布在手机应用上的降水概率。仓持拖着硕大的行李箱出站,一离开遮蔽物就直接被浇成了落汤鸡,电车上看明明还是只有几颗水珠,不多一会到了车站便成了大雨倾盆。天已经完全擦黑,仓持有点头疼地跑到车站对面已经歇业的诊所门前避雨。风刮得猛,不算狭窄的屋檐也没法完全挡住汹涌的雨雾,被发胶撑起来的刘海早就完全湿透,一缕一缕搭在额头上,狼狈的很。仓持只得把伞撑开一手举着,伞面冲着街道,挡住自己大半个身子,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撑着行李箱,开始查看几乎被搁置一整天的社交软件。


大家都入寮了啊……


推特首页被高中的圈子刷屏,几乎都是针对宿舍的评论——坏的好的,繁华的偏僻的,单性别的混住的……

“为什么到了大学只要继续打棒球就还是脱离不了学生寮啊!我也想要可以偶遇漂亮女孩然后发展一段lovelove关系的蔷薇色的校园生活!”有人这么写着。

仓持被那家伙的发言戳中笑点,手上划拉屏幕的动作虽然没停,嘴里却没忍住乐出了声。


什么蔷薇色的校园生活,到头来不还是全都贡献给棒球嘛。


“喂,你。*”有人轻轻戳了戳他躲在伞后的手臂,“虽然有点冒昧……不过请问你大概住哪?”

“诶?”仓持把注意力从手机屏幕上挪开,回过头,发现身边站着一位个子不大、有些娃娃脸的男生,看着样子年纪应该和他差不多大,正笑眯眯地瞧着他。那头看上去很柔软的粉色发丝让他想起高中教学楼后那株开得繁盛的晚樱。

“是这样,你看,现在雨这么大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能不能停,我住的不远但是急着回去,如果刚好顺路,我想我们可以一起拼辆出租车?”男生秀气的眉撇成八字,笑容里的歉意和无奈又多了些。

“啊这样……我去二丁目的那个学生寮……你呢?”

“一样哦。”

然而现实比较不如意,打车软件上的圈转了又转,发出的请求石沉大海。隔着雨幕看向斜对面的出租车站,果然也是一辆车都没有。仓持掂了掂手机吐出一口浊气,白雾很快就被雨水带来的水汽吞噬,余光看向身边的人,荧光屏映照下的轮廓显得有些失真,不知道是不是湿度太大的缘故。

“说起来……”男生抬起脸看向外面,“雨变小了呢……”

吵闹的雨声的确低了下去,随着风浇下来的雨帘也消失不见,变成了间或几滴的雨珠。

“一起走吧,反正也打不到车了。”

“啊……哦。”仓持愣了一愣,随后拖着行李跟了上去。

仓持本就不是什么自来熟的类型,对方好像也一样。于是一路无话。

甫一跨进寮门,回头一看男生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仓持又赶着去处理各种入住手续,生怕宿管下班入住泡汤。

说起来还没好好跟他道谢啊,省了找路的麻烦什么的……下次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做的。

年轻的仓持同学一直认为自己喜欢的是稍微性感轻熟系的御姐,但还是对刚才的人有些上心。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在意,也许是冥冥中新世界的窗户向他敞开了一条缝。

啊……说不定我蔷薇色的校园生活就要…………


呸。


宿舍是两人间。仓持推开房门,看见那一半不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四处散落着各种生活用品,杂物堆中间的床上横着一滩……姑且称之为人。

“喂怎么又是你!”

“别这么说嘛仓持君~在这里继续我们从高中开始的同学情谊不是很有缘的一件事嘛~”

“啧,御幸你这混账呀哈!”

于是出于交流友谊的目的打了一架。不,只是御幸单方面挨了仓持一脚,而由于他的嬉皮笑脸嘴欠又让他多挨了几脚。

看看这不是关系挺好的嘛。


次日,K大棒球场。

仓持一眼就发现了排在对面的高年级生队伍中,那个显眼的,粉发小个子男生。

竟然是前辈?!

不过对我们的仓持同学来说更劲爆的还在后面。

“我是小凑亮介,二年生,位置是二垒手。”二……二垒手?!“今天雨停了真是太好了呢。”

“啊……是……”

“仓持洋一对吧,游击手?”

“是!”

“脚程还不错?认真些训练吧。”

“是!”

“啊对了……”亮介想起来什么似的又叫住了准备去跑步的仓持。

“?”

“没什么事了,你去吧。”

因为寝室煮着汤忘记关火就出了门,发现的时候想打车回去关火最后回到寝室电热锅还是烧坏了什么的这种事……

嘛……算了吧,放他一马。


“新人战好好表现的话,就能跟那个人搭档吗?那人的守备真是厉害。”

“也许?他是先发二垒手,现在的先发游击手不算很强,你可能还有点机会。”

“我刚才说出来了?”

“没错哦~洋一君~”

“御幸你这……!”

“哈哈哈哈~菜要撒了哦。”


果然蔷薇色的校园生活什么的还是开始了吧。

不过高中没拿出什么太好的成绩,想上常规战还是要多表现才行……


“阿亮学长。”

“怎么了?”亮介头也不抬,筷子尖慢条斯理地料理着盘子里的秋刀鱼,“嘴里的咽下去再说话。”

“……很好吃!”仓持艰难地快速咀嚼并咽下塞了满嘴的米饭和小菜后开口,带着他自己完全没有察觉的晶亮眼神。

“喜欢的话下次再来也可以哦。”亮介嘴角的弧度稍微上扬了那么一些些。可惜仓持早就高兴得昏了头并没有发现。

“阿亮学长……谢谢!”仓持闻言一个没控制住,超前探出的上半身又顶歪了桌子,碗里的汤晃荡晃荡,洒出来不少。一片狼籍说不上……但看着眼前的景象仓持觉得自己人不太好。

完蛋……又闯祸了。

“傻子。”虽然汤洒出来需要擦桌子,不过没有弄脏榻榻米实在是万幸,而且仓持的呆样让亮介感到有些愉快。


被发现的话很糟糕呢。

面对面的两个人,心里也说出了一样的话。


一块干净抹布出现在仓持眼前,而递来抹布的人此时又再次拿起了筷子。

“擦擦干净继续吃吧,还有很多呢。”

“是!”


仓持洋一,20岁,告白未遂第41次,今天也仍然被酸甜味气泡水刺激着心脏。




“呼……”御幸站在自贩机前抹了抹额角的汗,一边胳膊夹住球棒,另一只手伸进兜里摸着揣出门的几个硬币。

小凑兄弟和泽村似乎又跑去他们房间找仓持打电动,整个寝室弥漫着一种奇异的类似恋爱的气息。小凑弟弟可能是习惯了,泽村倒是神经粗得像电线,多半没察觉。御幸一也同学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其实是为了躲避粉红泡泡才出来挥棒的,一点也不想。

然而他的手在裤兜里摸了老半天却一无所获。

嗯……?

视线定格在手里扯出来的裤兜的布料上,缝线处赫然开了个洞,还不小的那种。

啊……糟糕啦……出门挥棒而已,就只带了几个硬币,全掉了……饮料存货告罄,还丢钱,这也太背了吧我……

“噢!御幸一也!你为什么在这!”哇出现啦……吵闹笨蛋。

“在自贩机面前还能干嘛?”御幸收起失落的表情笑出了狐狸样,“难道你是来约会的吗泽村?”

“哈?你在说什么啊!这周我们可是有比赛的哦,不好好思考怎么对付M大的打者,居然想着谈恋爱?果然堕落了啊御幸一也!”泽村捏着钱包咋咋呼呼地冲他大吼,顺带还拎起了他的领子前后晃来晃去。

“那啥……我好歹是……前辈……”

“请你有一点前辈的样子!”

吵了老半天泽村终于买好了饮料,好几罐堆在一起抱了个满怀。

“今天你一个人跑腿?小凑呢?”御幸顺手帮他扶了扶快掉下来的可乐。

“啊谢谢。小春?在跟大哥联机走不开。”泽村眨巴着眼睛看向御幸,“你怎么不买?”

“啊……那个……”御幸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哇……硬币掉了没钱买这种事情怎么讲得出口,特别是还当着这个笨蛋的面……

“噢!御幸前辈的裤子!拉链没有拉!”泽村总是能这样一鸣惊人,从正确的重点范围内抓出错误的重点。

御幸被他搞懵了,居然也顺着他的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我穿的是运动裤哪来的拉链啊笨蛋!”

“怎么又骂我笨蛋啊御幸前辈!明明是看你一个人跑出来挥棒超可怜。孤单的心情不说出来是没有人能理解的!来吧,有什么烦恼都可以告诉我泽村荣纯!”

“……所以说不是啦。”

“等等……这莫不是忘了带钱!呐哈哈哈哈哈!!!!”泽村同学终于在正确的重点范围内找到了正确的重点。

看吧被笑了……好逊……

“我可以请你哦!”

诶?

“前辈明天要多接我几个球!二十个怎么样!”

“ジュース頂戴~”嘛,就不跟这家伙客气了吧。

“噢噢噢!你这是答应了明天多接我二十个球吗御幸前辈!”泽村突然感受到了受宠若惊,御幸可是从来没这么干脆地答应过他的加练申请。

“是是是,我信用这么差吗泽村同学?”

“快点当上先发捕手吧御幸前辈。”泽村盯着自贩机柜的视线突然看向御幸,表情认真,御幸有点措手不及。

“?这是怎么了,突然说这个。”

“我想在正式比赛上也可以自由地投球。”泽村仍然死死盯着他,似乎不给回答就要用眼神把他烧个对穿,“在正式比赛上,也想用numbers压制对手。笠原前辈的话可能会漏接,但是你一定能接到不是吗!”

可靠过头了吧这家伙……御幸直接笑出声,投手什么的这种自我中心的生物真是……

“太有趣了吧!”御幸单手掰开拉环喝了一口,“那看来我要再加把劲赶上你了啊,目指ACE的以为大学ACE还是背号1的泽村同学。”

“现在并没有这样以为了!还有在那之前你先学会垒上无人的时候上垒好吗!”




笠原伸了个完整的懒腰,调整了一下状态,这才踏进球场大门。一进去就隐约听见下午练习开始前的日常——闲人们的场边小声逼逼:

“最近御幸的打击率是不是上去了?”

“投手喂球自由打击的时候几乎都能打很远呢……有的球路以前还总是挥空,现在几乎都能扛出去了?”

“嘛他这学期T座训练也做了很多吧。”

“果然还是瞄准了先发?”

笠原的脑子还没完全从上课状态脱离,放空着穿好护具,蹲到球网前开始做传球练习,余光瞟了瞟正在打击练习的御幸,心里竟然升起了后继有人的欣慰感。K大不知道怎么回事,几年来一直不太能招到强棒,倒是好投手一个接一个往这里跑。到最后竟然把他一个高中打后段棒次的捕手硬塞进中心打线,责任心催着他磕磕绊绊提升着自己的打击成绩,成长到现在的水平应该说是不好也不坏。

不过每次站上打席还是会觉得心虚。一个没什么自信的三棒背负着超乎自己能力认知的期待举起球棒,投手投出的每一球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但他没法后退,他没有退缩的资格。

继那次正式比赛轰出两分炮后,接连两场练习赛交出的答卷都不理想。到了上周末对上T大的常规战,监督把他和春日的棒次对调,让他去打第5棒。但监督也许是没想到,棒次后调对于笠原来说压力也并不会减少。虽说是打5棒,但仍然处在中心打线,不管垒上到底有没有人,都希望能有所表现。更何况那次比赛——

笠原叹了口气,不由得感受到一阵糟心。果然监督的心思不可以乱猜,虽然从结果上来说那样的调度再正确不过,但站在笠原个人的角度,情感上还是稍微感受到了些许的无法接受。

T大先攻,八局下半,双方比分都挂蛋。并不是打上了精彩的投手战,而是双方打线都磨蹭到家迟迟开不了张,虽然隔不多久就会有打者上垒,但总是在即将得分的关键时刻打出外野高飞球被接杀变成三出局,或者内野平飞球直接被二游接住再快速摆平跑者构成双杀。

此时无人出局一三垒,得分的绝佳机会,打顺轮到五棒笠原。


哇……真·清垒打者?这样的任务交给我真的可以?


“笠原前辈!”

“阿守!”

“交给你啦五棒!”

“打点全被你捞走啦你这小子!”

板凳区这样声援着,观众席的吹奏声中也夹杂着这样的喊声。

笠原整理了一下脚下的场地,顺便做了一次深呼吸。他脑子有点乱,前面的几个打席很多应该能打好的球都被他放掉或者打成飞球。


这个打席要是再没有表现应该会被换代打吧?


御幸最近的打击成绩也让他感受到压力,虽然不是丢掉先发就活不下去,但总是……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就无法坦率地眼睁睁看着它从自己手里溜走。

首球是外角的直球,稍微偏出去半颗球的位置,然而笠原出棒了。

“啊……好可惜……”他又打成了平飞球,白色的小球直直撞进了一垒手手套。垒上跑者都没有动作,一出局。虽然只有他出局,但是简直比被抓到双杀还要难受。

“笠原。”思绪飘忽地走回板凳区,盯着他的监督的脸黑得吓人,“暗号呢?”

“啊……”要命,在他费力整理情绪的时候,暗号居然也被他放掉了。

“如果稳稳触击打出去,僵局应该已经被打破了。下次放松去打吧。”


诶?不……换掉我么……?明明连续几个打席都毫无建树,却让我继续打击?笠原有点发愣。不也不能这么说……下次如果能有机会再打击就是在九局下半,如果不打加时,换代打也不是不可能的。

会是谁呢?小凑弟弟君?还是……

御幸一也。


六棒的白州按照监督的暗号用了触击,球一碰到球棒,三垒跑者春日就启动了。球滚到了一垒和投手丘中间不上不下的区域,对面一垒手在和飞奔过来的投手打照面时愣了一愣,随后才想起让开位置方便投手防守。球被投手接住回传本垒,然而春日的左手却在被带着球的捕手手套碰到之前触过了本垒板。

K大率先拿到一分。

可惜对面投手没有再给K大打线更多机会,连续三振了七棒和八棒,让比赛来到了九局上半。 




*:这里的“喂,你”我想用的是「ちょっと、君」,不知道为什么翻译过来就变得好像粗鲁了一点?


TBC

----------------------------------------------

可能还会再修吧可能= =感受到了自己水平的限制,会好好继续学习的orz

掐在这里只是因为字数又炸了……以及这章的比赛没有参考,是我瞎写的,有规则问题各种问题请告诉我!!!!!一定告诉我!!!!

评论(11)
热度(36)
2018-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