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uds in Camarillo

佛系低产废物文力(-∞,2)
圈地自萌,死话唠超啰嗦,求生欲超强
归档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用用它
安定の亮厨,只写◆a,超缓更见谅
混乱邪恶型杂食,产什么看命
不想当什么太太,只想当小透明,满足我一下吧谢谢各位观众老爷

【御泽】理智怪不配谈恋爱 03

地狱周期还没有结束,勿念【本来就写得慢只是最近更慢了一点

原创人物出没注意。以及想写棒球以外在情感上更依赖荣酱的美雪,暂时还没实现【望天

大感谢名单:(艾特打扰到的话真心非常抱歉!orz)

感谢提供大学棒球的赛程信息背番号等等各种考据信息的yuki太太! @一人语 

感谢一起讨论调整剧情和人物还有明确方向,忍受我各种啰嗦的奶昔同学! @没有钱喝宝宝奶昔 

感谢提供球种视频资料的亟礼太太! @仓持紀礼 

(真的超级超级感谢你们,没有你们这章怕是产不出来了文也要坑了orz请收下本人的180度鞠躬附赠膝盖!)

------------------------------------------------------------

02  01


03

“我说,最近泽村那家伙是不是太受欢迎了点?”

“啊咧?你嫉妒他啊?洋一君❤”

“你这家伙说啥?!”

“哈哈哈哈哈~”

 

泽村进校后凭借练习赛中的稳定发挥升上了一军,背号36。监督以“之前曾经接过一次球应该比较了解”为理由把他的牛棚时间交给了御幸,两人暂时组成了练习投捕。入队刚满两个月的小投手理所当然成为了众人视线的焦点。甲子园准优胜投手的光环加身,就算在牛棚练习时不停大吵大闹也总会有一群姑娘捧着脸在旁边犯着花痴——“泽村君真可爱>///<”“好像小柴犬好想抱抱他”“哇他脸红了!好可爱!”什么的。大学的赛程并不如高中紧张,少了竞争甲子园出场权的压力,泽村反而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磨练自己的投球技术——和御幸一起。虽然经过甲子园洗礼的泽村比起刚进高中的时候沉稳了那么一点,但还是……

“吵死了啊泽村!给我好好投!”

“刚刚那球还不错吧御幸前辈!”

“偏出好球带整整一颗球了!笨蛋!”

真的……有够吵……不过这样有些人气的牛棚也不错?

一瞬间御幸的脑海里划过高中时代牛棚练投的景象——前辈面对他的直言不讳时的瞪视和不屑,监督含糊其辞的敲打……再到牛棚的尴尬静默。这都不是让他停滞不前的理由,但却确确实实成为了他享受棒球的阻碍。投球什么的从来不是投手或捕手单独一个人的事不是么?虽然很想对当时的背号1说不听话的投手立马给我从投手丘上下去什么的……这样的话,不过如果真的这样说了,下场的人会变成自己吧。还想站在赛场上,还想继续做捕手,还想接着打棒球;为了贯彻自己的棒球让投手发光发热,这点委屈算得上什么。

“泽村,最后十球,小心些投把球路压低。”

“是!”


“前辈!今晚的自主练,可以接我的球吗!我想试试新的握法!”晚饭时间,泽村风一样端着餐盘跑到御幸身边坐下,无意间挤掉了某位想悄悄坐在御幸旁边吃饭的女同学。

“今晚?你算了吧,下午已经投了90球,春季联赛监督也打算合适的时候放你上场中继,我可不打算让你练习太累比赛发挥失常。”御幸头也不抬,“再说今天晚上我也没时间,有个论文要交。”

“这家伙,一个字都还没动哦!呀哈哈哈哈哈!”仓持从后面勒住了泽村的脖子。

“咳咳咳……仓持前……辈!要死了……”

“啊,荣纯君,高数作业的话也是明天哦?明天早上。”小凑春市笑笑地跟在哥哥身后,“仓持前辈好,御幸前辈好。”

看到亮介迎面走来,仓持的眼神有些躲闪,手上的力道也稍稍放松了些。泽村挣脱了他的桎梏后转头就拖住了春市,大吵着“小春教我写作业”结果招来了亮介的手刀,“安静点,打扰别人吃饭了。”

“大,大哥!本人了解了!……御幸一也你笑什么笑!”

御幸眼角的弧度确实带着看戏般的调笑,嘴里嚼着半口饭粒含糊不清地岔开话题:“弟弟君明明念的是不学高数的文学部,为什么会知道交作业的时间呢?

“啊,因为昨天东条君也说了这件事……他和荣纯君是同一堂高数课。”春市放下手里的餐盘坐下,“找我的话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荣纯君不如去拜托东条君看看?”

“不愧是小春!我泽村荣纯绝不可能被作业这点小事绊倒!呐哈哈哈哈哈哈!!!”

“泽——村——你再不吃三文鱼就凉了,鱼会伤心死的。”

“真的假的!”


-光舟!周末的比赛监督安排我待命了!监督终于发现本人的才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泽村前辈的才能本来就是事实。不过要是能改掉投手丘上一直情绪外露的习惯就更好了。

-我和这边的捕手前辈在开发新的握法,你知道吧就是我们之前尝试过的那些!变速球延伸出来的那种。最近在试着改进内角的卡特球!

-请不要在棒球以外的事上对前辈造成困扰。

-哇那家伙超没前辈样,性格还差老是捉弄我……还有为什么就觉得我会对人造成困扰???小狼崽你说清楚????

-去自主练了。泽村前辈再见。

……

-光舟?

-小狼崽?

-奥村少年?

-喂!!!!竟然搞失踪!!!!!



4月29日,阴天,春季常规战K大对阵H大的比赛,H大先攻。三局上半K大1:3落后于对手的状况下,泽村被送上了投手丘,状态不佳的三年级王牌则被换到了中外野。

“让我看看甲子园准优胜投手的实力吧。”监督这样说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现在的状况,你清楚的吧?泽村。”三年级正捕手笠原守一贯温和的神色也变得有些紧绷。

泽村认真地点点头。1人出局满垒,即便轮到下位打线,再怎么说也仍然是危机场面,更别说眼前还有三点的分差。最近的卡特球改虽然有了成功率,但首次登板就拿半成品当决胜球还是太冒险了些。刚才在牛棚御幸也没有问他要卡特球改,而是选择温习已成型的球种恢复手感。

“那就拿出自信来,大胆投吧!”见平时爱吵闹的傻小子变得这么正经,笠原爽朗地笑起来,用手套敲了敲泽村的胸口,转身向本垒奔去。

“我会不断让他们打出去!背后守备的大家就请多指教了!”泽村转身朝身后的守备队员大喊。呼吸和心跳都不停鼓噪着,连带着投手丘上的空气也变得灼热。这种把人逼到极限的紧张感……还真是久违了啊……恍惚间泽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座舞台,烈日当空,汗水都变作蒸汽飞向上空,耳边又仿佛响起了「暴れん坊将軍」的旋律。

笠原的配球相对谨慎,并不倾向于好球带决胜负,打席上站着的是七棒的左打游击手,首球的四缝线直球投进好球带后笠原便接连要了两颗外角的二缝线。目前球数一好两坏,板凳区的御幸看着场上的小投手稍微替他捏了把汗。如果是自己的话会怎样引导泽村?御幸的大脑飞速运转着。看泽村的样子应该是想直接解决打者……但是笠原前辈呢……打算给出什么样的引导?

第四球,打者终于对泽村的四缝线有了反应,但这球挥空。下一球笠原又打出了外角二缝线的暗号,打者一动不动,这球成了坏球。

这样就满球数了啊……御幸皱了皱眉,自己的话应该会配一球变速球相信投手能把球压低骗打者挥空,直接三振打者应该更能提升刚上场的投手的士气……正想着,场上便传来了铿锵的击球声——泽村球速142km的四缝线直球被打了出去。

“一垒手!!!”

球速有些快,弹地后飞到了一垒正面,而三垒跑者已经朝着本垒飞奔而去,一垒手迅速把球传回本垒,三垒跑者没能踩上本垒板,出局。虽然拿到了第二个出局数,但投手丘上的泽村目前仍然面临着满垒危机。

“两出局了泽村!”一垒手冲泽村竖起食指和小指。

“春日前辈nice back home!”泽村也高举起左手,“大家!两出局啦!还有一个!”

“这位同学,请快点投。”站在本垒板后面的裁判看不下去似地出声提醒泽村。

“是!对不起!”

然而八棒的左打投手却让泽村再次陷入更深的危机——捕手选择了内角球对决,打者却不断摆出触击姿势干扰泽村。三坏之后打者用触击把泽村的二缝线直球点到了界外,但最终仍然是选到了四坏保送。对手再下一城,比分来到了1-4。

笠原稍微有些担心便叫了暂停,跑上投手丘向泽村搭话:“刚才那样的确是没办法,要好好调整过来。还剩一个出局数,好好拿下吧!”

“是!不肖泽村一定好好表现!不辱使命!”泽村见他过来整个人绷得笔直,就差没冲笠原行礼了。

“好的好的知道了你别激动过头啊,放松放松。”

“了解!”

九棒是右打的捕手。投捕首球用内角的卡特球抢到一个好球数,第二球的外角四缝线被打到了界外。这次的裁判对好球带的横向判罚很严格,稍微边角的地方都会被判成坏球,这让笠原着实有些头疼。他再次打出了外角四缝线的暗号,但这次打者没有对这颗离刚才的位置远出半颗球的直球出手。球数两好一坏,紧接着内角的卡特球被判为坏球,幸好最后的内角四缝线成功让打者挥空,总算是拿到三个出局数平安下庄。

面对三个打席的满垒危机,泽村交出了丢掉一分的答卷。

“那个……前辈,”趁泽村上场打击的空当,御幸找到了笠原,“今天泽村在牛棚的状况很不错,变速球也能好好压低,应该可以发挥作用。”

“变速球……啊……”笠原面上浮出一丝苦笑,“那小孩你可不敢当面这么夸的吧?”

“是啊,尾巴绝对会翘上天的。”

“不敢要变速球,其实是我自身的问题呢。”笠原看着御幸认真的表情笑开了,很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起来也挺老套的,也就是赛场上没能接住某个前辈的变速球断送了前辈的夏天……什么的……不过从那之后也没见过那么厉害的变速球就是了。很逊吧,想笑也没关系的御幸君。”

“不过今天要不要试试呢?泽村的球,一定不会让前辈失望。”

“嘛……我能做得到的话?”笠原拿起球棒,“说起来那位前辈也是左投呢。谢谢你啊御幸君。”

御幸正要开口,泽村的大嗓门便插了进来,“什么什么你们在讨论什么?御幸一也你是不是又在背后说我坏话!”

“喂喂别随便叫人家全名啊我好歹是你前辈……”

“那就请拿出前辈的样子!像克里……啊不,笠原前辈那样!好好关爱投手!”

这厢还在斗嘴的时候,场上的仓持已经用贴近三垒边线的触击险上了一垒,二棒亮介紧随其后,一记牺牲触击稳稳将仓持送上二垒,随后的打顺轮到了K大的三棒,捕手笠原。

本垒打什么的不怎么指望,好歹要给仓持继续进垒的机会吧?既然让我站上这个打席,空手而归总是丢脸得很啊……在身后虎视眈眈的后辈可是个只要得点圈站人打击就会厉害的不行的家伙。这样想着的笠原,默默锁定了对手的曲球。

“砰!”进垒点偏高的曲球被扎实地轰了出去,笠原也没犹豫,扔开球棒就开始狂奔,观众席和板凳区的欢呼才让他稍微回到了三次元世界。

“打……打出去了!!!!捕手的两分全垒打将分差缩小到了1分!!”

回到选手区的笠原当然收到了队友的揉头拍背大声恭喜的套餐大礼。

不过对方投手也不是什么吃素的家伙,挨轰后很快调整好心态,虽然让四棒和五棒上垒,但最终仍然在两出局跑者一三垒的紧张局面下取得了第三个出局数。


四局上半,对方一棒将泽村的直球打出了内野安打站上一垒,此刻轮到二棒的右打者。意识到四缝线被锁定的泽村对笠原的外角四缝线暗号摇了头,投捕最终在内角二缝线上达成一致。但这球稍微用力了些,打者没有放过这个机会,果断地出棒了。球被打到了二垒附近,泽村被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大叫:“大……大哥!”

原本在一二垒之间的亮介在泽村出声之前便飞奔上前,扑接挡住了来球,小臂稍稍用力将手套里的球直接抛给了赶到二垒补位的仓持,仓持在一垒跑者到达之前就踩上了垒包,此刻一跃而起将球快速传向一垒,双杀。

“呀哈哈!阿亮学长nice play!”仓持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你也是,干得不错仓持。”亮介笑眯眯地在仓持头顶敲了一记,冲投手丘上差点没缓过劲来的泽村喊道,“两出局!”

可笠原此刻一点也笑不出来。

想用变速球来应对三棒?让他碰上之前没有看过的球种增大他挥空的可能性?都不是,只是自己还没跨过那道坎,根本没胆子打出变速球的暗号罢了。明明早就不再是输掉就打包回家的比赛,明明离争夺甲子园出场的日子已经过去快三年,为什么还是耿耿于怀,为什么还是无法前进?自己已经无力到需要后辈来敲打的地步了?笠原的视线飘向一垒侧的选手区,御幸正在牛棚帮川上热身。

御幸作为捕手真正的水准身处同一位置的笠原再清楚不过,要是那小子的打击能稳定下来,此刻蹲在本垒的人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关系可以磨合,技术可以提升,眼前这个潜力无限的小投手看上去也很信任他的样子……那家伙的话,应该有能耐在自己隐退之前夺过正捕手的位置吧。但现在站在赛场上的人是自己,是笠原守。以后的事怎样都好,但目前的比赛赢不下来,还有什么颜面占着捕手格丢人。

球速119km的变速球稳稳落入手套时笠原的心里竟没有多少激动的感觉,难道是自己心里早就承认了自己可以做到么……

站在右打席的三棒举着挥空的球棒,脸上惊愕的表情一览无余。变速球,四缝线,变速球——三球三振。

“终于把这个拿出来了啊,这家伙。”春日取下手上的战术手套,对一旁的仓持说,“高中有一次秋季大赛对上他们学校,泽村这家伙居然到比赛后半突然开始用变速球,当时我在打席上可是吃够苦头了。”

“还有这回事?这小子还挺能让人惊讶的嘛!”仓持说着,抬腿就给了泽村一脚。

“仓持前辈!!超疼的!!”泽村捂着屁股大吼。

“太吵了。”仍然眯着眼微笑的亮介一记手刀毫不客气地招呼了上去。

“大哥也!!”


五局下半泽村的打席,监督换上了代打小凑春市。

“又是一年级?”观众席传来阵阵骚动。

走向本垒的春市倒是不怎么在意,高中他和泽村在同一个球队,一年级刚被选进一军的时候也有在这样的局面上场代打。那会好像也被观众席嘘了呢^_^

不过……

打出去的话,就能让他们闭嘴了。

他没有放过对面投手球路偏高的球。白色的小球撕开空气朝外野飞去,落在了中外野稍微靠前的位置。不知道对面中外野手是接到了什么样的指示守在很深的位置,球落在前面的时候他正死命往回跑,但还是没能赶上接杀,弹地后准备传到一垒,但等反应过来春市已经跑上了一垒。

接替泽村的是终结者川上,此时打线已经取得了两点的领先。虽然刚上场时投出一个保送、被击出一发扎实的安打掉了一分,但很快便稳住了局面,用精准的控球压制打者,将比分锁定在了7-5。



“御幸前辈!回去之后接我的球好嘛!我想练numbers!”

“诶?今天?”

“没错今天!今天手感很好不想浪费!”

“干嘛不找笠原前辈……”

“明明都说了还想练numbers啊!练好了再拿出去吓他们一跳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那你先陪我挥棒练习然后再接你的球吧,我也是要练习的啊。”

“诶——好诈!不许挥完棒就找理由逃跑!”

不远处的笠原听着他们的对话扯了个哈欠,笑着摇了摇头。


TBC

---------------------------------------------------------------------------

可能还会再修可能不会……当我没说【

比赛参考:16年夏甲第八日 东邦-八户学园光星【话说我这么大篇幅写比赛读起来会不会觉得很烦人啊……有的话请务必告诉我!

有人可能要问春日前辈是谁……春日贵浩,王谷的四棒一垒手【我其实还蛮喜欢王谷的,这里他的打顺我还没细想……应该也在五棒左右吧= =

目前的正捕手笠原守君是虚构的,脑内设定是风格比较稳健,打击成绩稳定,没有很怪物不过也还算对得起他的打顺。名字来源是17年夏甲长野代表校的捕手orz硬要来个长相设定的话……温和的下垂眼怎么样


评论(7)
热度(61)
  1. 养生奶昔宝宝The Clouds in Camarillo 转载了此文字
    やらやら~よしゃよしゃ~都来看看哦,激情宣传了!我们超级素晴らしい的考据写手!我心中的一番!绝不私下...
2018-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