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uds in Camarillo

佛系低产废物文力(-∞,2)
圈地自萌,死话唠超啰嗦,求生欲超强
归档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用用它
安定の亮厨,只写◆a,超缓更见谅
混乱邪恶型杂食,产什么看命
不想当什么太太,只想当小透明,满足我一下吧谢谢各位观众老爷

【御泽】20xx/8/9 天气晴

完全错过情人节末班车的情人节贺文

满篇都是私货,设定是薛定谔的设定,文笔是小学水平。修实在修不动了……观众老爷们将就一下【

------------------------------------------------------------

20xx/8/9 天气晴


被笨蛋骗来伦敦的第二天。

天气实在舒服过头,眼罩忘记带出门也一觉直接睡到接近十点。遮光布窗帘效果绝赞。

笨蛋难得没有大吵大闹,居然窝在床上抱着平板看《傲慢与偏见》。当然是电影版。

这个时间伦敦眼是上不去了,排到买票窗口应该已经到晚饭时间了吧。所以为什么要旅游旺季来伦敦,笨蛋果然是笨蛋……虽然话是这么说,跟着笨蛋到处乱跑的我才是真的傻吧?不过也不坏。抱着本来就是出来休闲度假的心情,我们决定先上街闲逛。哈罗德百货门口人多得不行,甚至还碰见一个阿拉伯人带着他的四个妻子上街。

笨蛋忽略了途中的海德公园直奔特拉法加广场,那边似乎在举行文化祭,国家美术馆对面高高搭起的舞台上表演着韩国古典舞。广场四周摆满了小摊,笨蛋看到吃的眼睛一下就亮了,硬拉着我去买了份炒年糕……伦敦的确是比东京凉爽没错,但是顶着正午的太阳吃炒年糕还是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应该说笨蛋这家伙本身就是个超出我想象以外的存在吧?

他好像比我能吃辣。

广场上实在吵得不行,音乐声很嘈杂,人也都挤在一处。说实话我很想去美术馆或者圣马丁教堂里躲个清静,不过直接说出来的话笨蛋会觉得扫兴吧?

下午运气不错,买到了泰晤士河轮渡的票。路上遇见一对新人在圣玛格丽特教堂举行婚礼,笨蛋居然冲他们大吼“コングラチュレーション!!!”什么的。新娘一家都回头盯着他,他还兴冲冲朝他们挥手。冰淇淋都要化掉了啊笨蛋……

上船发现一个座位都没有了,不过站在甲板上似乎感觉更好。潮湿的风把笨蛋的头发抓得乱糟糟的,这家伙捏着手机在甲板上到处乱跑,简直是第一次参加集体出游的小学生。

不小心把心里话讲出来了,获得炸毛笨蛋x1。

稍微有点…………




“前辈你在写什么?这么认真。”

“没什么。你洗好了?”

“哦!”

“泽村。”

“御幸前辈还有什么事?”

“……没,突然忘记了。”

“いやいや御幸你居然也有这种时候哈哈哈哈!”


早上的时候他的电影好像还剩个结尾。

笨蛋大笑着抱着他的玩具钻回被窝,眼里似乎还乘着下午泰晤士河上的阳光,金色的眼瞳被酿成一汪蜜糖,带着小动物般的柔软和温热,甜得人呼吸困难。


“御幸!那幢楼!修成那个样子好——厉害!”

“是碎片大厦啦笨蛋!”

“呜噢噢噢噢!!!塔桥的桥面真的可以从中间断开!!!”

“……”

“四眼!喂!回头!”


我的脸定格在他的相机里,他的影子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心脏停跳一拍,然后摧枯拉朽的情绪潮流将喉头死死攥紧又放开,徒留令人心悸的绵长酸痛。

别那样看我,会忍不住。

要是你知道了,还会约我一起旅行吗?

荣纯?


要怎样你才能有点自觉呢,我这边可是忍得很辛苦啊。

喜欢你什么的……这种事情。 


FIN


评论(8)
热度(31)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