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ouds in Camarillo

佛系低产废物文力(-∞,2)
圈地自萌,死话唠超啰嗦,求生欲超强
归档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用用它
安定の亮厨,只写◆a,超缓更见谅
混乱邪恶型杂食,产什么看命
不想当什么太太,只想当小透明,满足我一下吧谢谢各位观众老爷

【御泽】理智怪不配谈恋爱 01

理智怪不配谈恋爱


AU,二游间出没(是无差,别开枪),御泽不同高中同大学设定

所有角色属于寺爹,OOC属于我

能接受的话继续_(:з」∠)_


01

御幸一也,大学生,长相上等,成绩尚可,校棒球队一军替补捕手,恋爱经历0。他本人倒不怎么在意,反而是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还着急——

“御幸,晚上准备去KTV给经理办生日会你去不去?”

“不去,后天有展示。”

“御幸君,那个……可以的话周末可以帮忙一起去挑礼物么?想送给朋友……”

“很抱歉周末球队要训练,一起去的话可能不行。”

“御幸!联谊人不够啦来凑数!不许拒绝!”

“……ハーイ”

然后在联谊上一直打哈欠,即使被女生团团围住也……

看那个混蛋!隔壁系花在跟他讲话诶!就知道笑笑笑一看就晓得根本没在听嘛!

在御幸一也的脑回路里,谈恋爱和浪费时间两个短语之间可以画上三条平行的横线。就算是靠棒球推荐降分进校,强烈的胜负欲也不允许他把棒球以外的事摆在学习前面,于是比起一般入学的同僚他只能花更多的精力来应付学业和打工,人际关系这种耗神的事并不在他心里划定的胜负之争范畴以内。

“啧啧,活该没朋友啊御幸。”同住一间宿舍的仓持歪在椅子上飞快地摁着游戏手柄,今天固定队友没来,这家伙只能打单人人机。

“呜哇——真是过奖了,追不到二垒手前辈的洋一君——”御幸刚脱离上课-练习赛-联谊的怪圈回到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一时间有些脱力,进屋的步伐和讲话的声调一样拖沓。

“没人夸你,”仓持翻了个白眼,单机记录已经被他又刷了一轮,抓起一旁的可乐罐子才发现里面已经空了,“别跟我说你还要看记分册。”

“我的黑咖啡呢??”御幸的声音听上去清醒了点。

“啊,最后一罐被阿亮学长拿走了。”

“诶——”

 

念了大学之后,御幸那张讨人嫌的嘴算是收敛了一些,但仍然不怎么招人喜欢。高中和背着王牌背号的前辈之间的关系就总是磕磕碰碰,即便二年级的他稳稳坐着正捕手的位置,牛棚自主练投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王牌从来都不会找上他。仓持说这事不能怪人家前辈,投手大多都很感性,你这种人,就算搞清楚状况也讲不出人话,难怪人家讨厌你。当时的御幸面前摊着记分册,抬头看向仓持的时候仓持被他的眼神冰得直冒汗。

时间还堪堪踩着暮春的末尾,夏蝉还没开始它燃烧生命的咆哮。记分册上的实心圆化作毛茸茸的倒刺一次次刮蹭着御幸的神经——比蝉鸣还要烦人一万倍。

九局下半,靠着打线竭尽全力取得三分领先的情况下,王牌站在投手丘上,面对的是本次大赛首次站上打席的三棒代打,一年级生。虽然并不是能够松懈的分差,但也算能让投手以比较轻松的心态去取得出局数的局面,王牌却对御幸的变化球暗号频频摇头,御幸不得不叫了暂停走上前去,希望能和王牌好好沟通,但是王牌似乎特别看不起面前的一年级代打想要直球决胜负,为了先用变化球还直球抢好球数的问题王牌差点当场跟他吵起来——

“前辈今天滑球很犀利,球路稍微好打一点也没关系,为了明天的比赛稍微节省体力,在这里投给对方打,省些球数吧。”

“对面在准决赛把一年级代打放上来,明明已经放弃比赛想让一年级小鬼头体验一下而已吧,直球对决有什么不好!”

御幸知道自己无法站在这片球场上直截了当告诉王牌他的直球几乎被对面掌握,应该已经打算打他的直球而放弃打不好的滑球。如果是平时的练习他一定会不顾搭档的情绪直接挑明,但现在不行。

“这个打者完全没有资料,还是谨慎一点……”

“对一年级小鬼有什么好谨慎的?”

御幸仍然要了滑球,但投手无视了他的暗号,给了他稍有些飘高的外角直球——

内野安打,打者上一垒。紧接着,变化球四坏保送了四棒;五棒击出投手前滚地球塞成了满垒。好不容易熬到两出局,面对八棒又磨到了满球数,心急透出的最后一球被漂亮地打了出去……满垒再见全垒打。

三年级王牌在最后一个夏天之前的关东大赛四分之一决赛被打出四分炮逆转取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投手自责分?明明是投捕信任危机导致的失分。

仓持瞧他捏着拳头表情难看,撇下嘴角挠了挠头,“你也别这么自责啦你看这次也不全是你的问题,前辈他是有点……”

“我没事,”御幸抬起头,脸色似乎有了一些松动,“前辈那边我会去让他振作起来。晚点我去看比赛录像,你要不要一起来?”

 

对手学校的中继投手是个一年级,没有什么惊艳的技术,场上印象深刻的也就只有他在板凳和牛棚都吵得要死这一点。录像里给了少年一个特写,是八局上半两出局满垒,面对三棒投到满球数局面。即便是透过相机镜头的层层打磨,那双眼睛仍然亮得烫人,被连续打掉三分也摘不去眼里的光彩。捕手要了内角的好球。是宁愿赌一把能不能解决三棒也不要保送他上垒直接再掉一分的打算吧。小投手毫不迟疑地点头,仿佛危机情形的重压从来不曾出现一样。他信任面前的捕手和背后的守备,也相信自己能解决眼前的对手。

 

真好啊……捕手能被投手赋予这样的信任……什么的。有点羡慕。

一瞬间而已,但这样的念头的确有闪过他的脑海。无法否认。

                                                                                                    

高三的泽村荣纯自从夏天过去隐退以后就总觉得闲得发慌。每天的课业和训练一如既往,但总是少了什么。

大概是之前的两年半里每日每夜心心念念的甲子园真正成为了过去时这件事让他充实的内心暂时变得空虚。倏然溜走的过去和从未慎重考虑过的将来让他稍微有些无所适从。克里斯前辈前些日子特地传LINE消息询问他的志愿校,得知他已经确定拿到K大推荐后用自家小傻狗终于认识家门了的欣慰语气说,泽村啊,去大学也要好好努力,学习也好棒球也好。

-  啊还有,听说他们队有个捕手很不错。

-  捕手很不错?比师父还厉害吗!不对不对比师父还厉害应该也去职棒了才对。

-  我们跟他们打过比赛,高中的时候。

-  什么?!

-  你一年级的时候,关东大赛四分之一决赛。

泽村想起来了。

-  哦——那个跟王牌关系不好的四眼正捕手!

-  他的引导很有意思,有机会搭档的话可以体会看看。这边有点事,下次再聊,泽村。

 

明明都和投手搞不好关系,怎么能算是好捕手?投捕明明是互相成就的关系!虽然自己好像没帮上克里斯前辈什么忙……不过跟后面的捕手也都有好好相处!

鬼使神差地,他翻出了两年前的比赛录像。克里斯前辈都承认的捕手啊……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虽然有些印象,不过重温录像让他更加明晰了这位捕手球风强硬的想法。如果当时站在投手丘上的人是自己,会怎样回应他强势的引导呢?比起恐惧和不认同……可能更多会是跃跃欲试的心情吧?气氛完全倒向另一边的时候只用一球就让观众重新为自己呐喊什么的,全世界都以为你投不出那个球你却将更好的球投进了捕手手套里什么的,想想就燃得不行。还未从甲子园的热度中完全冷却的血液就这样简单地重新躁动了起来。

不过为什么……在那个时候,王牌尊严的重要性甚至盖过了队伍的胜利?要说的话……捕手是最无私的位置了吧。不断为了投手、为了球队思考,串联攻势、指挥守备,但到最后,闪闪发光的得到最多关注的却总是投手。拒绝为胜利着想的人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

 

一次也好,想试试让他接我的球。

一时冲动也好,热血上头也罢。当年离开长野来到东京打棒球不也是,以为不会有好结果,但发生之后发现其实并不坏?

 

事实证明下定决心的笨蛋很强大。泽村把手套和球塞进包里,翘掉了下午的课和后面的练习,偷偷溜去了离学校一个半小时车程的隔壁市K大H校区。经历了稍微艰难的迷路和踩到野狗尾巴被狗追的一系列奇怪情节,泽村终于站在球场边的时候他们似乎差不多刚开始自主练习。泽村伸着脖子四下张望,祈祷着自己找的人没有翘掉训练,然而看了半天并没有什么收获。今天没有练习赛所以球场边也没什么观众,他形迹可疑的样子反而被路人行了不少注目礼。

“这位小朋友,收集资料禁止哦。还是说你来找自家哥哥?看在你是小朋友的面子上可以帮你带个话❤”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泽村一跳。

“你说什么?!”被人叫了小朋友????泽村瞪大了猫眼,“谁是小朋友?!”

“嘻嘻,穿着高中制服到大学校园里乱逛,还不想被叫小朋友?”眼前的人勉勉强强算个池面,但是笑得实在太欠揍,让人很想撕烂他的嘴。

“我找你们这某位叫御幸一也的四眼捕手!”

“真失礼啊……”那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容并没有因为泽村并不恭敬的语气减少半分,“我就是御幸一也,找我有什么事?”

“诶?”泽村这下愣住了。

“别诶,说事,上个厕所上太久要被监督骂的。”

“……”泽村深吸一口气,退后半步,唰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不肖泽村恳请您接我的球!”

“哈?”这次轮到御幸发愣了,不过只有一闪而过而已,“等等,你叫泽村?西东京的?夏甲输给大阪代表的?”

“最后那句可以不要!正是本人!话说你真是御幸一也?拿掉捕手帽和护目镜完全认不出来…………”

“哈哈哈哈你简直不能更有趣!”御幸隐约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似乎会向好过头的方向发展,“接球可以,不过要等部里的投手自主练结束。之后我会好好送你回学校的。”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中途逃跑!”泽村在实际交谈后得出了这人的话只能信一半的结论。

“不会不会,不信的话你去那边牛棚看着好了。我听说你会来我们学校?提前感受一下练习也不错?”御幸说着便领着他进了球场。

 

监督似乎也认出了他,稍微招呼了他几句就放他去了牛棚。练习氛围和高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只是少了那么一点点的紧绷感。和御幸搭档的是个侧投,腮帮子看起来很软很可爱。

“还是太高了,再压低一点!”

投手深呼吸一次,更坚定地把球投进了手套里。

“Nice ball!”御幸笑了起来,“这球很不错,趁着感觉还在再来一球!”

投手腼腆地弯了弯嘴角,扶着帽檐整理了一下脚下的地面。

这人原来能跟投手搞好关系啊……虽然那么性格那么讨厌,不过这不是搭档得好好的嘛。泽村有些走神,稍稍飘远的思绪又把他带到了远在关西的甲子园。克里斯前辈之后和他在正式比赛中搭档的多是后辈奥村光舟,泽村二年级暑假合宿的时候,拜泽村天生的尾劲球所赐,他们偶然在练习中解锁了改变球的握法就能投出不同变化的球的技能,但经过练习后却因为奥村捕逸次数太多作罢。

 

“喂……喂——”御幸的声音叫醒了泽村。

“明明是来观摩练习居然在发呆。” 天空已经变成了橙红色,球场上的人已经差不多走光了。御幸仍然穿着护具,右手递给他一套棒球服,“先去换上吧,你这样也没法投球。只能十球,监督发现你怕是要横着回去。”

“十五球!你明明知道我大老远从西东京跑过来的!还有你为什么老拿监督说事,他看到不是更好吗!”泽村气鼓鼓地跟御幸讨价还价,监督看见他的英姿说不定就能很快让他上一军呢!

“擅自闯人家球场你还有理了?”御幸笑着用手套敲了一下他的头,“快去吧,接下来一小会就是搭档啦~”


TBC


-----------------

其实是考前摸鱼所以后续需要等等等等

棒球其实刚刚入坑,比赛看得不多,技战术也不算了解顶多只是看得懂是什么的阶段,如果有什么问题啊建议啊意见啊意见啊意见啊都请!评论告诉我蟹蟹!


也许无关紧要的设定解释:

1. 高中那场比赛借鉴了17年夏甲半决赛天理对广陵的比赛,以及天理17号有几个瞬间真像荣酱啊QUQ

2. 对捕手的看法参考了http://bandengzai.lofter.com/post/2b1d03_1652df8,这位大大的理解让我茅塞顿开orz

评论(17)
热度(87)
2018-02-04